一个成为了厨子的歌手说着段子去做了医生…

第一次被声音迷倒大概是在零九年快女决赛舞台上。那时候曾轶可睁着惺忪的睡眼,抱着吉他用颤抖的绵羊音弹唱了一首《狮子座》。她的歌声说不上好听,但很特别。当她唱

到“相遇的时候如果是个意外,离别的时候意外的看不开,我会送你大大的房子,和一首小诗”整个人都是澄澈透明的。

再后来曾轶可就消失在人海里,这个时代对新生代音乐人很苛刻,淘汰率太高。我一时也没爱上其他女歌手。直到很久之后又听到一个治愈系的她,叫着“王胜男”这样普通的名

字,也是一头短发,抱把吉他,语调慵懒,在没有心情的时候格外适合听她的歌……因为能放飞思绪到很高很远的地方……

以致,后来,我听了好妹妹,听了赵雷,听了张悬,听了花粥。再后来,陈粒和祝星分了手,秦昊也没和张小厚走到最后。听过了那么多成名的民谣歌手,我最喜欢的,还是王

胜男。她依然短发、眼睛狡黠明亮、写歌弹唱就像渴了就接杯凉水、灵感到了就打个饱嗝儿。


再后来,就认识了她。如果你想,这世界可以特别窄。

就像北京电影学院的文学系和录音系只是隔着几层楼,北京电影学院的录音系和王胜男只隔着一场午夜的小聚会。


于是,在文学系读大三,走过几层楼和录音系同学厮混在一起的我,在喧嚣里,隔着两只八角杯,和王胜男对望……那一刻其实有点恍惚。

她超出我的所有想象,和绵软无关,攻气十足,讲着一口冷冷的段子,操着不沾半点酒意的思维,越醉越清醒。和她聊天,她一个人就能把世界装满。听她话家常的感觉,像有

一双的手掌轻轻抚过心上的皱褶。


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一类人,好奇心比常人更甚,喜欢在有限的生命里寻找无限,喜欢安静,更乐于折腾。比如王胜男。


五岁,别人都在玩泥巴的时候,她在学着写歌;十三岁,别人还在沉迷动画片的时候,她开始独立创作;十八岁,大多数人还在经历高考的战火硝烟的时候,她已经签约成为职

业歌手;十九岁,她不需要再考虑同龄人在做什么,因为这年她的专辑爆火;二十岁,她成为独立音乐制作人……而她向我介绍她的最新身份,她在一家新生的互联网创意平台

任职产品经理。


当下,我百度了下产品经理的定义---“负责调查并根据用户需求,确定开发何种产品,选择何种技术商业模式等。并推动相关产品的开发组织。根据产品的生命周期,协调研发、

营销、运营等,确定和组织实施相应的产品策划,以及其他一系列相关的产品管理活动。”

我问她,对于最新身份,适应的怎么样?


她笑笑,吐了个极漂亮的烟圈给我看,说:我们的平台已经完成调整即将上线了。

她提到“我们“这个词时,稔熟又亲热,口吻温和自信。


当下,已经毕业一年,做了职业编剧的我,对面前的她再三审视。


当产品经理的王胜男还是那个王胜男。微笑就只是微笑,天赋仍然是天赋。但她已经开始折腾人生的另一个爆发点。从一个音乐输出的暴走萝莉变成一个控制产业输出的操盘御

姐。她驾轻就熟,信手拈来。


这个把自己人生步骤走得像菜谱一样条理分明,把自己做成一桌满汉全席的歌手,现在成为了专业望闻问切的医生了……


对于这个世界,她还是个后生。对于我这样的聆听者,已对她甚是敬畏。



本文作者为 PUNCH 特约撰稿人晴阳,永远不够睡,永远十八岁的独立编剧,公众号网剧调查局的主编大人,作品有「离婚攻略」「目的地」等。


                                                                                   集结全球最酷的创意人

                                                                                   精彩活动打破无聊生活

                                                                                   发起项目获取梦想资金

                                                                                       旁趣,因兴趣而生

                                                                        正在寻找,不再满足“单一身份”的你 

                                                                  请扫描二维码 PUNCH ,给无聊的生活一记重拳!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