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神奇动物在哪里」的热映,除了使小雀斑从此走入了大众视角,其余的一众演员也同样受到了大家都关注,包括饰演了奎妮·戈德斯的Alison Sudol, 她同样用精彩的演技征服了观众。

你也许会觉得她眼熟,的确,在「吸血鬼日记」,「CSI:NYSeason4」,「The Lucky One」,「What To Expect」这些热剧中都出现了她的身影。

但你也许不知道,她除了是一位演员外,还是一位成功的音乐人,这一切,恐怕都要追溯到她的童年。


「我没有办法进入那个疯狂的世界」

她出生于演员世家,五岁时父母离婚,从小在周围都是演员的环境中长大,她得以近距离观察这些人的喜怒哀乐,许多演员表现出的挣扎使她认为这是一条艰难的,注定坎坷的路径。显然,儿时的她并不想踏入演员之路,"我想,我没有办法进入那个疯狂的世界。"她说。

相反,在她11岁的时候,她爱上了音乐。音乐几乎似的她确立了生活中的首要动机:追求一种可以驱使她的勇气。尽管她很害怕,但她鼓起愿望想去征服它。


「紧张的要死」

在她确立将音乐作为自己追求的7年后,她组建了第一支乐队Monro.

她开始到处旅行,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感受生活。她写了很多关于森林、鱼和心碎的歌曲。并得到了维京唱片的 Jason Flom 的注意。

"他听了我的音乐并在几天后坐飞机来到我的父母的车库里,在那里我和他以及其他工作人员们开了一个小会议。我们在一起玩耍,吃我妈妈烤的小饼干。哈哈,我当时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杰森两个星期后签了我,这在现在看来简直都不可思议。"

在音乐领域,她努力了近10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首张专辑「One Cell In The Sea」取得了Billboard’s Hot Adult Contemporary Tracks前25的成绩。其中的单曲热门歌曲「Almost Lover」是由 A Fine Frenzy 18岁时有感而发所创作的,是「One Cell In The Sea」这张专辑里的首发单曲。这首爱恋挽歌除了在欧洲引起广大回响,更在斯洛维尼亚Slovenia夺下冠军宝座,并作为插曲出现在电影「梦游」中。第二年,她在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巡回演唱会,足迹遍布整个欧洲和美洲,她在音乐道路上越来越顺利。

但,三年的连续不间断的词曲创作令她的创意几近枯竭,她觉得她需要休息了。同任何创作者一样,每当心中那种不确定的幽暗来袭,来自内心深处的声音就会更加脆弱,那种恒定的压力此刻被无限放大。她需要不断有创造性,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对此,她的决定是,去做一些新的,具有挑战性的,哪怕是“可怕”的事情!


「他妈的,也许我应该去演戏!」

这时,她才发现,演戏才是她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只是童年阴影的缠绕让她将自己的灵性小心翼翼的封锁起来,她一直害怕这股力量会击碎她的心脏。

她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来学习表演,但第一次试镜的时候,她哭了出来。第三次试镜时,她对着镜头赤身裸体,她理所当然的认为她会得到这个角色,因为没有人会在三次试镜后获得肯定。幸运的是,导演 Jill Soloway 最终选择了她,她获得了那个角色。这件事给她的演艺之路增强了信心,尽管之后她依旧会为角色的试镜受挫,但她的表现越来越自信而自然。

回过头再看她的演艺之路时,她说,“看到梦想实现的感觉实在是太疯狂了,这项工作是疯狂的,但它同时也是真实并且值得为此付出一切的。”


「诱人而鲜活」

善于感受的 Alison Sudol 同样将她的灵性带进了自己的生活。她去雪地探险,作为模特在镜头里赤裸身体,她也会用相机记录景色,做可爱的手工饼干,抱起吉他,坐在小酒馆里唱自己喜欢的歌。18岁时她为了音乐灵感而四处感受生活,而现在,她的灵感就是她的生活。

「神奇动物在哪里」让更多人知道了作为演员的她,但她永远不会局限在这一个身份上,正是她不断真诚面对自己,对未知事物发生挑战,才成就她如今的灵气四溢。看起来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难倒她,也没有任何标签可以描述她,她无法被评价,也无法被定义。也许哪天她去挑战登陆月球,听起来也不是那么诧异。


接下来,艾莉森将登陆月球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