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东和其他的厨子不一样,厨子们有各种各样的调味品,丰富的种类琳琅满目。赵东守着自己的一锅高汤,那锅高汤每天被赵东加进水和各种食材。悦仙楼的招牌全靠赵东一手支撑。厨工们曾经询问赵东,为啥不熬新的高汤,这锅老汤,自大悦仙楼招牌挂上开始,就没有换过,这玩意,怎么还能吃啊。赵东对他们的疑惑嗤之以鼻,“你们懂个屁,老汤老汤,换了汤底,哪还有这味儿。”牛强对这锅汤更好奇了,这天轮到牛强值夜班。那锅老汤向迷魂药一样勾着牛强的魂儿。“老子非要看看,这锅老东西里到底有啥东西!压了老子这些年。”牛强拿了长勺,把汤桶从底搅合到天。牛强一一尝过。一小节骨头吸引了牛强的眼神。牛强见那粗细如自己的食指一般……


对于这样的开头,前来接龙的小伙伴又是如何各显神通的呢?


首先让我们来看下作者本人对这篇是如何续写的吧,她笔锋一转,直接把李碧华似的开头变成了黑衣人:


“老牛,不守规矩动了我的汤锅啊。”赵东并没有回身只是用长勺搅一搅汤桶。捞起一只还带着闪亮耳钉的耳朵,厨房里漂浮着浓郁的神秘香味儿。

“赵东小心我把这汤里的事儿抖露出来!你别过来。“牛强瞥见赵东正摸着身旁的刀架,不由自主的颤声警告。

“牛强,你不该太好奇。”经理晚班经理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一回头十几个晚班人员正站在牛强身后没了往日的音容笑貌,都面无表情肃穆的气氛另人寒颤。

“你们干什么……”牛强已然进退维谷。

“世上有很多你没见过的东西……”经理说着,脸诡异的越来越长下巴支破皮肤,撑破的皮肤裂口渗出粘稠的液体。

“原本可以相安无事。可现在牛强,你想变成桶里的汤还是加入我们……”

“那年你误打误撞,进了我们悦仙楼,只想给你一个工作糊口,知道你好奇了这么多年,就告诉你好了,我们的客人都是我们的同类……”经理绕着牛强缓缓移动,声音深沉优雅,却是个口角流涎的怪物。

西装还在他身上衣冠楚楚,手指干净修长却泛着不是人类的青色。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会说出去的,我不干了,放我走吧。”牛强仿佛是打开了异世界的大门,不再对这个往昔了如指掌的地球觉得熟悉……

“强子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儿子都睡下了,你们单位又有宴会啦? ”牛强刚打开房门,老婆子就叨叨的问个没完。牛强咣当一声关上门,踢了鞋就倒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呼呼大睡。

“你死啦!我跟你说话呢!你个老东西!”老婆子上去推牛强的脸,摸了一手黏糊糊的液体拉了很长的长条。牛强却一动不动紧闭着双眼。


向在写作中喜欢把逻辑扔到外太空的澈丹,在此篇居然耐下心来仔细描写了赵东处理食材的过程:


“我操,不会是用人熬的吧……”想到这,牛强突然一阵干呕,跑到外面不停呕吐起来。

不过,在悦仙楼扬名的想法战胜了生理上的恐惧,牛强开始在暗中不断观察赵东,妄图勘破高汤真正的秘密。

渐渐地,牛强发现每月五号晚上赵东都会去郊区的一个仓库里,回来时会带一个罐子重新加入到那锅高汤里。牛强决定跟踪赵东,看他在五号晚上具体做什么。

五号晚上,牛强提前踩好点藏在仓库上面,可以很好的暗中观察赵东在做什么。夜幕降临,赵东和一个面相有些凶恶的人在仓库里交谈,地上有一口热气腾腾的锅,还有一个大麻袋。

“新鲜的?”

“新鲜的。”

“没人看到吧?”

“放心。”

接着那个人离开了,赵东利索的把麻袋解开,将里面的物品摆了出来。

牛强瞬间感到胃里一阵翻滚,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到麻袋里的,是一堆白白嫩嫩的人手!

牛强忍住呕吐的欲望,看着赵东熟练地把那些看起来像刚砍下来的,新鲜的,肥胖的人手一字儿排开,用旁边液化气连着的火舌慢慢炙烤。那些手背与手指上的体毛来不及发出一声响动就瞬间碳化;腕部的皮肤受热而紧缩,露出带血的筋络;粉嫩的皮肤遇火而结,像是披上了一层白色的皮甲。之后,他把这些炙烤一遍的手挨个丢进了一旁貌似已经散发出香味的大锅里…


而热情的张劳动同学直接把这个开头的背景搬到了民国,也是十分精彩。


“你到底是知道了。”当牛强告别赵东,准备离开悦仙楼之时。 “是的,师父。” “好,我只有一个要求,你离开这座城市,一座城市不能有两锅一个味的高汤。” “是的,师父。”说罢这句,牛强放下包袱,跪在地上,给赵东磕了三个响亮的头。 赵东欲言又止,没有再看牛强,背过身去,向他摆了摆手。 牛强环看了一下自己呆了两年的后厨,每一把刀,每一个汤锅都像是相处多年的老友。平时不怎么关注,要走了,反而舍不得了。 “师父,您保重。”说完,牛强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悦仙楼,没有人送行,一切显得那么落寞。不一会,他就淹没在熙熙攘攘在人群中。 牛强走后,厨工们发现赵东总会在午后的闲暇之时,站在后厨的门口,眼望着远方,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学艺要三年啊,学艺要三年。” 城头变换大王旗,宣统皇帝复了辟,城里的遗老遗少们没少在悦仙楼大摆几桌宴席,伙计们忙里忙外的都快累疯了,赵东的老汤做出的招牌菜自然是供不应求。账房先生跑来问老板,这账杂记?是写民国六年还是宣统九年?老板笑呵呵的说,管他民国还是宣统,谁来吃饭,谁是我的皇上。边说,边忙不迭的把刚买回来的龙旗挂在店外。


仅仅是一小段的开头,故事就可以生出如此多的变化,这大概也是故事接龙这种形式最有趣的地方所在吧。

赵东的高汤

有些故事从被写出来开始就是注定要在晚上读的。

夜晚能够包容一切,再诡谲刺激的故事也可以平静地说出来。

比如:李碧华的作品。

诡谲,奇情这些都是李碧华的标签,霸王别姬青蛇这些作品也由于被改编为影视作品而被更多的被人所熟知,但她一些以食物为线索的作品同样有特色。

潮州巷中,因爱生妒将父亲杀死做成卤味的母亲;

饺子里追求青春童颜的过气明星;

钥匙中吃蛋挞的女人… 仿佛再热闹的食物,经过她的笔锋也瞬间变的冷冽而苍凉。

或许食物的烹煮本身便带着不可名状的恐怖与欲望。

比如我们今天的接龙故事赵东的高汤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